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多少次,我在梦里呼唤你;多少次,我在想象中描绘着和你共同生活的图景。" 在梦里呼唤但不是钻石戒指!

"多少次,我在梦里呼唤你;多少次,我在想象中描绘着和你共同生活的图景。" 在梦里呼唤但不是钻石戒指

时间:2019-10-15 08:46 来源:玉竹炖鹧鸪网 作者:野牛 ag集团官网|官方:855次

  “都够‘出’一百多回的了!多少次,我”

刘凯瑞电话中说的礼物是钻石,在梦里呼唤但不是钻石戒指,在梦里呼唤是钻石耳钉。他去里约Amsterdam Sauer时为简佳买的。耳钉上镶的钻石有品质保证书,是两粒高品质的圆形钻石。打开盒子之前简佳一直以为是戒指,所以,当她看到卧在绿丝绒上的钻石耳钉时,一时间竟呆住说不出话。刘凯瑞发觉出了她情绪不对问她怎么了,她极力用玩笑般的语调压下嗓子里的哽咽,说她还以为他今晚要送她的是结婚戒指。于是刘凯瑞又开始重复他跟她说过多次的诺言:他和妻子离婚是早晚的事。极度失望使简佳穷追不舍:早有多早晚有多晚?他又一次试图说服她。她不让他说,只让他“回答问题”。他只好回答说:离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简佳说:再不简单六年的时间也该够了!他说:简佳,你应该知道我有多么爱你!简佳说:但你的爱我远远没有超过爱你的财产。他激动得为自己分辩说:不是财产,是事业!我做事业也是为了你!我刚开了七个分公司你知道,各方面正是用钱的时候。倘若这时候离婚,理论上是分走了一半的财产,实际上等于是抽干了我全部的流动资金,所有公司会因此瘫痪!……简佳再也听不下去,双目圆睁看对方一会儿,猛地,抓起那耳钉盒子扔到了对方的身上,而后,离去……刘凯瑞对助理:你多少次,“你去吧。”助理走了,小心地关好了门。刘凯瑞:“什么事?小航。”

  

我在想象中刘凯瑞发言。会场里一片寂静。刘凯瑞觉着枯燥,描绘着和你心想,描绘着和你这些老夫子们今天搞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嘛,吃饱了撑的吧?还不得不坐在这里听,作听得津津有味状。其他嘉宾大概也同他一样心情,一个个正襟危坐。名人也是不好当的,也是身不由己。他们来,仅是因为听说了彼此要来,他们不愿漏过任何一次相映成辉的机会。忽然,刘凯瑞在嘉宾席发现坐在他前方左侧的一个人面熟,想了想,想不起来,于是伸长脖子看他面前的座位牌,牌子上赫然写着:通重公司技术总监!再看名字,何建国。他一下子想起来是谁了,顾小西的丈夫,在一次谁的书的签售会上他们有过一面之交。那会儿看他,不过一普通打工仔,现在居然成了大公司的技术总监,真可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于是伸手过去拍了拍何建国的肩。何建国回头,也是面露惊喜,他也正感到枯燥不知如何打发时光,二人立刻开始交头接耳。刘凯瑞朗声大笑:共同生活“你知道做富人最大的苦恼是什么?是没有人同情。谢谢你,共同生活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对我表示同情的人。”刘凯瑞说完看了下表,“该我发言了。……你们不打算听一听我的精彩发言吗?”

  

刘凯瑞愣一下,图景哈哈大笑:“好!好好!”一挥而就签了名。边签边道:“小航,你是不是把你最后一个铜板都拿出来了?”刘凯瑞立刻从顾小西的神情中发现了异样,多少次,我接下来,多少次,我便知道了那个男青年是谁名谁,心中立刻释然。刘凯瑞曾听说过顾小西的这个弟弟,一个二十多岁的打工仔,那哪里是他的竞争对手?简佳现在可能会为他的年轻他的外形吸引,总有一天会明白,年轻和外形没有任何的实用价值。这就是为什么漂亮女孩儿终归要属于成功成熟的男人、漂亮男孩儿也可能会属于成功成熟的女人的缘故。因为,漂亮年轻只有在及时转换成另外一种形态的时候,才有价值。

  

刘凯瑞略有点儿失望,在梦里呼唤但很快掩饰住了,片刻后问:“她怎么样?”没说谁。但顾小西立刻会意。

你多少次,刘凯瑞眯起眼睛:“你们?”我在想象中小西乖乖地道:“我非常非常爱你一辈子爱你。”

小西和爸爸吃饭。为省事,描绘着和你打的包子和粥。食堂里的包子皮很厚,描绘着和你馅很咸很油。小西爸吃得直叹气。真想吃小夏包的包子啊,茴香苗切得细细的,肉也是切的,不是剁的,切成小丁,和茴香苗拌一起,小夏称之为“沙馅”。如果说那是沙馅,食堂的包子就是“泥馅”。肯定都是搅拌机搅碎的,硬硬的一小坨,是什么菜都吃不出来。小西和何建国几乎是同时赶到了那家饭馆。在门口没见到建国爹,共同生活他们到饭馆里面找,共同生活一个服务员迎上来搭讪,没容他开口何建国劈头就问:“人呢?”服务员一时没明白,何建国大吼一声,“问你呢,让你们扣这里的那个老人呢?”吼得所有人都向这边看,小西禁不住满脸发烧,下意识向旁边闪开了一点,拉开了与何建国之间的距离,向大家表示自己与这人没什么干系。服务员这才上上下下打量了何建国一番,回头吆喝了一声什么,随着这声吆喝,一下子从后面出来了连老板带伙计好几个人,显然是有备而来。开餐馆光菜做得好是不行的,没有一点对付地痞无赖的实力和经验是不行的。两军相会。一方让交人,一方让先交钱。何建国一听二话不说,当胸一把,揪住了显然是老板的那个人的领子——小西见状也顾不得脸面了,顾不得向众人表示这一切与她无关了,她深知如果动起手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边掏钱包边冲到何建国和那人之间问多少钱,问清多少钱后付了钱,同时,使劲把何建国的手从那人的领子上扒了下来。那人整整歪了的衣领,斜看何建国一眼,说声“站这等着”,向后面走去——直到这个时候,那人还没有意识到他逃避了一场什么样的灾难,否则,他就不会对何建国如此轻视,傲慢。何建国哪里肯听他的,跟在他的后面就向里走,几个人上来试图拦他,被他左右一扒拉,扒拉到了一边。

小西和何建国没有乘车,图景沿街信步走,图景他把手插在上衣的兜里,她把手放在他兜里的手里,他的手刚好可以把她的手裹住,那手干爽温暖。二人走,无语,心头是不尽的愁。小西和简佳乘出租往何建国公司赶。简佳是在最后一刻,多少次,我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多少次,我才陪顾小西来的。一路上,顾小西不停拨打顾小航的电话,没人接听。待赶到何建国办公室,方知那二人已去了楼后的公司内部停车场,办公室有个窗户正对停车场,此刻,全办公室的人都挤在那里向下向外观看:那个大男孩儿正对他们的组长大打出手,一个步步紧逼,一个节节败退,整个局面完全呈一边倒状态,令看客失望。好比看比赛,势均力敌有来有往才好看,退而求其次也得是自己人那方是强者。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局面,叫人心有不平也生鄙夷:组长这是怎么啦?平时看着也是条汉子,关键时刻怎么会这样?有什么短处给人家捏住啦?什么短处呢?欠人家钱了?勾引人家女朋友了?一时间议论个不了。小西奋不顾身挤进去来到窗前,冲楼下叫:“小航!”但这叫声完全为嘈杂和距离消弭。小西想想,果断转身挤出去向外跑,跌跌撞撞,两手一直捂着个肚子。简佳看出她情况不妙,叫她不听,只好也跟着跑。二人从楼上又跑到楼下,跑到外面,好不容易来到停车场边上时,小西再也跑不动了,站住了,蹲下了。简佳问她怎么了,她摆手叫她去叫小航别打了,不用说,心疼何建国了。简佳嘴里应着脚下没动,心里对顾小航的行为颇为欣赏。这男孩儿虽说有点儿讨厌,对姐姐倒挺仗义,还会两下子拳脚,她要有这么个弟弟就好了,关键时刻为她挺身而出报仇雪恨两肋插刀……突然,她尖叫起来,顾小西闻之抬头看去:弟弟顾小航被何建国摔出了老远!眼见弟弟欲起身再战,小西挣扎着来到他的身边。“行了小航,摔着了没有?他不打是不想跟你打,真打你能打得过他?他怎么长大的你怎么长大的?他从六岁就下地干活儿了别的没有有的是力气更别说他还练过跆拳道!”

(责任编辑:眼镜蛇)

相关内容
  •   
  •   对今天的梦,我更是想得很多,很久。因此它也就愈加奇特和完整了。我索性爬起来,作个文字记录。
  •   
  •   事实上,我们之间所发生的一切,远不是用遗弃和被遗弃就能说明的。这一切所留给我们的,也决不是个人恩怨。
  •   他先是惊异,后是悲哀地看着我。似乎感到失望,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停了很久,他的脸上露出了苦笑。
  •   找回了应该找回的。
  •   可见它是个笑柄。
  •   我拍拍她的头笑了。我没有答应行使监督的权力。我青少年时期的情绪倒一直是稳定的,步步上升的。可是现在呢?情绪稳定,这究竟是长处还是短处?它和盲目乐观、愚昧无知、反应迟钝。麻木不仁是不是有着某种内在的联系呢?说不清楚,实在说不清楚。年纪大了,就缺乏憾憾的同学们的那种自信。所以,我只能不置可否地拍拍孩子的头。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
  •   我是变得虚伪了,不说真心话。老实人吃亏,这个真理连三岁的孩子都懂。虚伪和成熟相似,不细心的人分辨不出来。他分辨出来了,好。但我不必承认,也不必否认。不开口,让他说吧!
  •   
  •   奇怪,这灌木丛二十多年来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还是这么茂密,这么低矮。可是我的记忆却显得这么生涩和苍老了。我努力忘记他。他是
  •   我的脚步很轻,穿的是软底布鞋。直到我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弄出响声来,他才抬起头来看看。一见是我,他就把正读着的东西合起来,原来是一本笔记本。他站起来叫了一声
  •   
  •   好哇!他自己也知道。看他下面怎么说。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