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狗!
栏目简介:  尹继善拜谢下来,回家告诉了父亲。没想到尹泰非但不喜,反而大怒,骂尹继善说:“肯定是你向皇上恳求来的,你想用皇上来压我是不是?!”二话不说叫来家人,杖责继善,把个继善打得呼天喊地,顶戴上的孔雀翎都给打掉了。徐氏想到祸由己起,只得替儿子长跪请罪。  有一次孙士毅从安南回来,在宫门前候旨,正好碰到和绅。和绅见他袖子里面鼓鼓囊囊的就问孙士毅:“你带的什么东西呀?”孙士毅回答说,是一个鼻烟壶。和绅要过来一看,原来是一颗硕大的珍珠雕琢而成。和绅赞不绝口,说:“把这东西送给我把玩几天怎么样?”孙士毅说:“我昨天就已经向皇上禀报过了,给了你怎么向圣上交差呀?”和绅很不高兴说:“跟你开玩笑呢,都小气成这样!”过了几天,和绅碰到孙士毅对他说:“我昨天也买了一个你那样的珠壶,你看看咱们两个的哪个成色好呀?”孙士毅一看,其实就是前几天进贡的那个。开始孙还以为是皇上赐给了和,后来细一打听根本就没有颁赠这回事。竟是和绅自己从宫内偷出来的。
当前位置:首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