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你不说我也知道了。"我对奚望说。 就在万丽的任命下来的那一天!

"你不说我也知道了。"我对奚望说。 就在万丽的任命下来的那一天

时间:2019-10-15 09:24 来源:玉竹炖鹧鸪网 作者:遵义市 ag集团官网|官方:590次

你不说我也  二十

就在万丽把调研报告交给计部长的当天下午,知道了我对南天服装城出了一件大事情,知道了我对几个个体工商户打伤了服装城的一个管理人员和一家国营服装企业的经销人员,事情闹到市委,平剑刚书记立刻签署了意见:严惩凶手。就在万丽的任命下来的那一天,奚望说向问也从市委组织部调任南州市委副书记,奚望说成了南州的第三把手,分管干部,使得大家早有耳闻的“闻向联盟、钢铁长城”更加名正言顺,更加名副其实,也更加看得见了。旧城改造指挥部成立那天,并没有进行大张旗鼓的宣传,只是小范围地低调地开了一个会,到会的除了市委和政府的一些主要领导,剩下的就是指挥部自己的人员了,都是从各单位各部门抽调出来的精兵强将,领导班子这一块,赵一行副市长和刘立权局长大家都熟悉,只有万丽是个生人,大家当然也早就听说了万丽,但许多人都是头一次见她,毕竟宣传部和城市建设这是两个不同性质的部门,碰到一起的机会不多,何况在这之前,万丽只是宣传部的一名科长,根本就没有出头露面的时候,今天万丽出场,才是一个正式的亮相,万丽也感受到大家的目光,对她的关注甚至比对赵一行和刘立权更多些。

  

就在万丽将要踏出计部长办公室的那一瞬间,你不说我也万丽后悔了,你不说我也她停了下来,计部长问道,小万,还有什么事吗?万丽犹豫了一下,说,计部长,陈佳的那篇报告,她还没有修改,要不,让她修改一下再交给您?计部长笑了笑,说,没事的,没修改过的文章常常是最本色最真实的。万丽支吾了一下,又说,可是,可是,陈佳还不知道我把她的文章交给计部长了,因为本来是说好,将两人的文章并成一篇的,可是,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就在万丽临去北京的前一天晚上,知道了我对陈佳忽然打电话来,知道了我对说,万丽,明天晚上我结婚,请你喝喜酒。万丽大吃一惊,竟以为这电话不是陈佳打的,问了一声,你是陈佳吗?陈佳笑了说,我是陈佳,我真的要成家了。万丽硬是半天没有回过神来,陈佳说,怎么,听说我要结婚你不高兴吗?万丽这才清醒过来,赶紧说,可是我明天一早要去北京。陈佳也不啰唆,说,那你走你的,我结我的,等你回来我补请。就在万丽走进会场的那一刻,奚望说周书记一行人几乎也同时到了。周书记由黄校长等人陪着——与其说陪着,奚望说不如说是围着更确切,也有几个同学想靠近一点看能不能有机会和周书记打个照面,甚至握个手,喊一声周书记,但这样的机会几乎没有,只能走在后边的右侧或左侧,再等待机会。大秘走在周书记一行后边偏右一点,这中间的距离,有多远,有多近,大家心中都是有数的,都是不成规定的规定。

  

就在伊豆豆说出这句话这一瞬间,你不说我也万丽心里的迷惑忽然解开了,你不说我也似乎有两根线“啪”的一下忽然搭上了,她问余建芳,你今天怎么来了?果然,余建芳说,伊豆豆喊我来的嘛,说你和她到了新单位,要我们大家祝贺祝贺,我不能不来呀。万丽点了点头,心里渐渐明白了伊豆豆的用意。这时伊豆豆也坐过来了,问道,余县长,配合南州市城市建设的大动作,元和县也要有大的动作,差不多该开始了吧?就在这一瞬间大秘就像从地底下冒了出来,知道了我对就出现在聂小妹身边,知道了我对既客气又不客气地说,这位同学,请你回到自己的座位好吗?聂小妹一愣,说,周书记,我们能见到您真不容易啊,您就——周书记说,好,好,就签一下吧。大秘赶紧递过笔,周书记签了名,聂小妹激动地往台下走,台阶都没看清楚,三级当成了两级,差一点从台上跌下来。万丽看在眼里,心里直跳,脸都红了,好像在替自己丢脸。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弄到了这本二十多年前的小册子。主席台上吴部长对周书记说,这位女同学叫聂小妹,也是南州来的。周书记道,又是南州的?又向坐第一排的万丽点头笑,道,你们南州,女同志厉害嘛。大家又笑了。这期间,万丽的眼睛又有好几次接触到大秘,但大秘始终如一地保持着他的习惯:微笑着,但却是那一种并不认得的客气的礼貌的有规有矩的笑。

  

据说有一回某局的行政科长在无所不用其极之后见李秋仍然无动于衷,奚望说某科长终于急了,奚望说念道,李科长啊李科长,你千算万算又是何苦?李秋说,你什么意思?某科长倒有点怯了,本来都想把到嘴的话咽下去了,但李秋偏偏还咄咄逼人,我才不管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我也要跟你算清这笔账,某科长气道:算吧算吧,你千算万算,连自己的婚姻都没有算好,还算个什么头啊?李秋当堂号啕大哭,那正是她和前夫关系最黑暗的阶段,但是这一次的哭,是空前绝后的,是李秋这半辈子人生中唯一的一次,在此之前和从此以后,李秋都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开春以后,你不说我也大约又过了一个多月,万丽突然接到市委组织部的通知,让她参加省委党校举办的硕士生以上学历的青年干部班,为期半年。姜银燕摇了摇头,知道了我对说,知道了我对不爱。万丽说,对不起姜银燕,当初我也许不应该接受康季平的建议去考机关干部。姜银燕却说,你想错了,和你进不进机关没有关系,他从来就没有爱过我,因为他心里只有你一个人,从一开始到最后,都只有你。万丽说,那他,怎么会和你结婚?姜银燕说:是我主动追求他的。万丽说,你知道他身体不好吗?姜银燕说,我知道,他当时就告诉过我。万丽说,你明知他身体不好,你还和他结婚?姜银燕说,因为我爱他,我也不相信医生的话。那时候我相信我的爱的力量。但我没想到的是,我虽然有爱情的力量,但他也一样有爱情的力量,他对你的爱,战胜了我对他的爱。

姜银燕在医院陪着康季平,奚望说看到万丽来了,奚望说姜银燕明显地愣了一下,眼睛里掠过一丝不安。康季平笑着说,万丽,你消息蛮灵通的嘛。过了一会儿,姜银燕的神情也渐渐恢复了正常,她把床边的凳子让给万丽坐,说,万丽,你来得正好,替我一下,我要回去给儿子做饭,再给康季平带饭过来。说着,也不等万丽回答,提了饭盒就走了。万丽说,康季平,你怎么啦?康季平说,没事,胆囊炎吧,挂几天水就好了。万丽看康季平气色尚可,精神也挺好,也放了点心,说,姜银燕一个人两边跑,太辛苦了,要不要请个护理工或者请个临时的保姆?康季平说,我也说请个人,可她不要。姜银燕走后,你不说我也万丽本来已经很乱的心情更纷乱了,你不说我也感觉胸口很闷,忍不住抓起电话打孙国海的大哥大,电话是通的,但是孙国海一直没有接,万丽知道,他这时候,正是酒兴酣畅的时候,哪里还听得见电话铃声。万丽失望失落地搁下了电话,不想片刻之后,电话却响了起来,万丽以为是孙国海回电了,赶紧抓起来,却听到了康季平的声音,万丽,你回来了?万丽喉头一哽,说,你怎么知道我家装电话了?康季平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说,万丽,我能到你家来一趟吗?

讲台那一块议论的话题,知道了我对课堂里都能听见,知道了我对有的同学也想凑过去,但实在那边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挤不过去了,大家也就地站着,或者坐着,聊天说话。因为刚刚开班,同学之间还不太熟悉,大家都利用课间的时间互相了解互相熟悉。接待处处长是个女同志,奚望说绰号金美人,奚望说万丽刚来的时候,还没有和她打照面,就听到了这个绰号,以为是个绝世美人。那也是应该,搞接待工作的,如果选了个丑八怪,先就输了几分。但等到一见了面,却把万丽吓了一跳,金美人已经五十开外,又胖又矮,五短身材,五官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缺陷,搭配也不歪不斜,但堆到她的脸上,就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了。

(责任编辑:晋中市)

相关内容
  •   
  •   我平生最爱的两个人--父亲和她,共同留给我一件纪念品,这个挂着烟荷包的旱烟袋。这是巧合吗?
  •   
  •   
  •   一位同学问:
  •   
  •   
  •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
  •   
  •   她把眼睛对着我,水汪汪,亮晶晶的。
  •   舔血抚痕痛何如?
  •   
  •   衣服弄好了,我给小鲲穿上试试。小鲲笑了。这孩子很少笑,笑容里有讨好的味道,但决不是谄笑。小孩子不会这种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孔老夫子也受不了讨人喜欢的笑。我把小鲲抱起来,他的头贴在我肩上。许恒忠凑过来亲了孩子一下,离我太近了。我把孩子放下来,想回家。
  •   
热点内容